沙巴体育平台 >名人故事 >张大千的故事

张大千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5-10-09 | 栏目:名人故事

一、美食如画张大千

  张大千一生都把烹饪当作一门艺术来追求,在他的眼里,一个真正的厨师和画家一样都是艺术家。张大千曾经教导弟子:一个人如果连美食都不懂得欣赏,又哪里能学好艺术呢?所以张大千常以画论吃,以吃论画。
 
  有一次,张大千回故乡四川,朋友梅晓初在源记饭馆设宴款待他。席间张大千在吃到内江鸡肉抄手和蛋丝饼时就说:这些小吃绝非短时间就能够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境地。就如作画,纵然纸笔色墨尽皆相同,但到能者手中就会出神入化。他把绘画的布局、色彩的运用以及画境的喻义都应用到了烹制之中。
 
  1981年张大千在台北宴请张学良夫妇的食单,张学良拿回去精心装裱,特在后部留白,次年邀张大千在上面题字留念。于是张大千在上面画了白菜、萝卜、菠菜,题名“吉光兼美”,并题诗云:“萝菔生儿芥有孙,老夫久已戒腥荤。脏神安坐清虚府,哪许羊猪踏菜园。”当时在场的张群也应邀题字:“大千吾弟之嗜馔,苏东坡之爱酿,后先辉映,佳话频传。其手制之菜单及补图白菜萝菔,亦与东坡之《松醪赋》异曲同工,虽属游戏文章而存有深意,具见其奇才异人之余绪,兼含养生游戏之情趣。”
 
  这一张集诗、书、画于一体,有9位名人在录的普通家宴菜单就一跃成了烹饪界和书画界所共享的稀世艺术珍品。这件珍品1992年在美国华盛顿展出时轰动了当地的书画界和烹饪界。

二、张大千烧牛肉

  张大千有一次请人吃便饭,亲自烧了一道木耳生炒牛肉片。肉片晶亮,黑白分明,入口即化。客人满意极了,不禁问道:“一般牛肉片都是红的,这盘怎么会是白的?”张大千回答说:“把上好的牛肉切成薄片,用淘箩在自来水龙头下急冲二十分钟,肉内血水自然净去;然后加少许菱粉调水作芡,急火热油,与发好的木耳同时下锅,急捣七勺半,随即起锅。”
 
  光看这漂尽牛肉血水的工夫,以及急火热油、急捣七勺半的火候拿捏,便知他即使是烧个家常菜也十分考究,精准料理,一丝不苟。

三、手拉手跑的幸福

 防空警报声响彻成都民居的上空、街道的上空、田野的上空、河流的上空。警报声中,徐永鹃拉着张大千的手在奔跑,穿过大街和小巷。街上逐渐空无一人,张大千和徐永鹃已经躲进防空洞口。 
  张大千在洞口看大街上无人,便走了出来,还把徐永鹃拉了出来。 
  张大千:“别进去了。” 
  徐永鹃:“干吗?” 
  张大千:“从来没看过空荡荡的大街,没看过这么安静的大街,太舒坦了!” 
  徐永鹃:“轰炸,危险!” 
  张大千:“炸不到我!把我炸死了,我的绘画大业谁来完成呢?” 
  徐永鹃:“那我呢?” 
  张大千:“把你炸死,谁来陪我画呀?我们命大,因为还有一条命。” 
  徐永鹃:“什么命?” 
  张大千:“使命!我们再在大街上跑一圈。” 
  徐永鹃:“还跑?” 
  张大千:“好玩。好久没这样跑过,这样疯过了,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手拉手,跑!” 
  警报声响彻成都上空,几乎所有的路上都已经空无一人。张大千拉着徐永鹃的手跑过许多街巷。越跑越高兴,好像不是在防备空袭,而是在公园游乐。他们没有恐惧,只有幸福! 
  不到半年,警报声变作锣鼓声、鞭炮声,变作欢庆抗战胜利的欢呼声。画室里,徐永鹃给张大千在画案上铺开宣纸,并为之捧砚。 
  徐永鹃:“画什么?” 
  张大千:“荷花。”  
  徐永鹃:“为什么画荷花?” 
  张大千:“一是我最欢喜画荷花,二是荷花最欢喜被我画,三是荷花最能表现我现在的满腔欢喜。”张大千以浓笔泼墨,画了一幅《红荷图》。笔法舒张,荷叶卷如惊涛,莲梗挺拔,芙蓉怒放,满纸豪情。 
  张大千:“怎么样?” 
  徐永鹃:“好!” 
  张大千:“怎么个好?” 
  徐永鹃:“你把抗战胜利万民欢腾的气氛画出来了,你把自己喜极欲狂的心情画出来了,所以你画的荷花是喜的荷花,是笑的荷花。” 
  张大千:“好,你看懂了。你跟我学画一年多,没白学。”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TOP↑
Copyrights 2014-2015 www.mindhav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除特别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文章皆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本站,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